吴海燕的投资哲学
分类:互联网 热度:

吴海燕的投资哲学

猎云注:在浮躁而又急功近利的投资圈,华创资本很少有那种焦虑感。吴海燕本人也是如此,她就像华创整个团队的“中央处理器”:稳定输出,从不宕机。来源:《中国企业家》 记者:梁宵

80后,女性,管理合伙人——在如今20万人的VC投资圈,吴海燕这样的背景尚属“少数派”。不过,她不是特别喜欢“女性”这个标签,问及此处的时候,她说,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特质的话,那么女性创业者的“灰度”会少一些,“更倾向于零或一、或者非黑即白的判断”。

事实上,她自己就是一个很“较真”的人。

在一次公开的论坛上,每日优鲜的创始人徐正在台上回忆他与吴海燕第一次碰面的情况,提到两人约在了星巴克,这本是一句寒暄之词,但吴海燕却马上很认真地纠正说“不是星巴克,是在华创的办公室”;之后徐正更正说,“那或许是我给你买了一杯星巴克带到了办公室”,吴海燕则再次纠正了这个说法,“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还不知道我会喝星巴克,所以你并没有带。”

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典型的“吴海燕风格”。“客观严谨,就事论事。”华创资本的另一位管理合伙人陈锐说。

这也是她在内部经常强调的一点。在她看来,这也是一个职业投资人最重要的“修炼”,就是获取真实客观的信息,以及尽可能做不偏不倚的正确判断。

相比于很多VC机构的“一把手”,吴海燕依然频繁地去“一线”看项目,一年下来,数量至少有上千个——已经比2014、2015年的时候少了很多,她担心的是,如果不能直接与企业交流,接触到的只是团队拿回来的“二手信息”,那么这些信息是否足够客观?自己又如何跟团队做快速有效的讨论,做出正确的决策?

就像不久前的一个项目,在与一家企业的创始人详细交流之后,华创的投资团队出具了TS(投资意向书),但之后更深入的DD(尽职调查)却发现了问题:创始人当初提供的很多数据都没有找到实际的证据支撑,在这种情况下,当时深度参与这个项目的几个投资人很自然地就对创始人的诚信产生了质疑,倾向认为公司是故意欺骗。但吴海燕却没有轻易接受这个结论,她跟每个人聊过之后,又去了公司调查,同时咨询了外部第三方,最后把所有的信息都收集回来之后,特意选在华创的大例会上把这个项目拿出来讨论了一下——每个参与项目的人都谈了自己的发现和体会,然后说出自己的判断,最后到吴海燕的时候,她说,至少目前,虽然不能证明公司做到了所说的,但也不能证明公司是欺诈,如果没有明确证据,不要下“公司欺诈”的结论,更不能对外说,影响公司声誉。

这句话,她反反复复强调了好几遍。

“很多在行业内时间比较长的人都会不可避免地犯经验主义的错误,但海燕是不轻易做主观判断,一定要去多方求证核实。”陈锐说,华创内部也在不断“磨练”这样的理念,“他们说,我现在就比以前好多了,没那么‘主观’了。”

“敏锐而包容”

徐正问了吴海燕一个一直都想问的问题:在2016年那个时点,为什么华创做出和很多机构不一样的判断?

那是生鲜电商和资本都陷入集体反思的时候——很多早先成立的平台难以为继、关门大吉了,当时,每日优鲜的订单量和业务量相比其他平台并没有优势,还在持续对会员制、前置仓等方面进行大量的投入,很多投资机构都绕道而行;与此同时,华创资本也见了很多同类项目,但始终觉得模式有问题,见到徐正的时候,吴海燕一下抛出了二十几个关于公司运营的问题,前者用不同的数字对答如流,她发现,这些数字竟然全部都对得上。

“真正的价值不是来自于短期的销售流水和订单数,而是来自于看不见的地方,每日优鲜当时做的新基础设施的铺设是很艰苦的工作,但也是其真正的价值,这是华创当时认为它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吴海燕说。

在外界看来,华创资本很少追逐风口和爆款,但很多项目却最终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2013年华创投资的同盾科技,当时还很少有人能看得懂,现在已经完成了7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量化派创始人周灏回国创业,华创给了100万的天使投资,那个时候他的公司还没有创立,如今已经启动了赴美上市。

“一个投资机构不是撞大运,人云亦云,而是要有比别人更深入的独立判断和研究,这个是更重要的——对行业的理解力越深,才能看得准,赚长期的钱。”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采访的时候,唐宁表示。

上一篇:是谁制造了微信朋友圈里的“关怀式”谣言? 下一篇:外卖小哥反复挂电话引泪崩 送餐平台上线新功能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